您现在的位置:香港挂牌 > 军事 > 英雄身边,总有鲜花开放:我愿做你永远的眼睛

英雄身边,总有鲜花开放:我愿做你永远的眼睛

2018-12-16 16:38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陆才美用爱为英雄撑起一片天,擦亮一双眼。作者提供

  没有殷实的彩礼嫁妆,一把梳子、一面镜子和一张毯子,就是新人的全部新添置;没有漂亮舒适的婚床,就用两张行军床拼在一起;没有觥筹交错的喜宴,几把喜糖、几碟瓜子一样迎客待宾;没有排场的仪式,新娘牵着新郎的手,从营房外走进宿舍里就算是入洞房。

  1986年的中秋,新郎苗挺龙、新娘陆才美的婚礼如此简朴,可他们的爱情故事却不简单——

  “6号哨位”激战中,苗挺龙身体多处受伤,双眼被炸失明(至今左眼里还有4块弹片无法取出)。1986年春节,苗挺龙出院后回到家乡,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同乡战友陆彩宾的家人。

  陆才美的哥哥陆彩宾在1985年6月10日的211高地争夺战中,被炸断双腿。由于当时战事激烈,无法及时抢救,陆彩宾终因失血过多壮烈牺牲。在上前线之前,陆彩宾、苗挺龙二人曾约定,如若谁此去无归,另一人回到家乡时,一定要代为看望对方的家人。

  苗挺龙践约而来,令陆彩宾烈士的妹妹陆才美万分感动。看着一个七尺男儿被黑暗困住、痛苦中强作坚强的样子,她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地思考着一个问题:“如果自己的亲哥哥没有牺牲,而是双目失明了,谁去照顾他的一生呢?”

  后来,与苗挺龙的几次接触,陆才美越来越觉得,自己和苗挺龙之间注定有缘。当她向苗挺龙说出要照顾他一辈子的心意时,苗挺龙却断然拒绝了。“这么好的姑娘,我怎能耽误她一辈子”,是苗挺龙的真实想法;“我要做他一辈子的眼睛”,是陆才美纯洁善良的心。

  不久,苗挺龙的眼疾恶化,需要回部队治疗。怀揣着难以名状的复杂心理,他借机不辞而别。急坏了的陆才美到处打听,才知道苗挺龙在部队驻地的148医院住院。她急忙找到并说服一名与苗挺龙同部队的老乡,带她一同归队。陆才美的妈妈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同意并支持女儿所做的这一决定。

  那天,在淄博周村下火车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那位战友还要赶回距离很远的部队营区,无法再送陆才美到医院。这位第一次出远门的20岁姑娘只好硬着头皮、故作镇静地一人上路。

  陆才美向火车站服务窗口询问,去148医院的路怎么走。服务人员指着远处山上一片光亮的地方告诉她:“那边山顶上灯光最亮的地方就是。”一路上,陆才美的心突突直跳。一来是因为半夜独行的害怕,二来是就要再见心上人的激动。

  陆才美的深夜到访,给了苗挺龙母亲一个大大的意外,也彻底敲开了苗挺龙紧闭的心门。半个月后,苗挺龙的母亲放心地把儿子交给了这个“准儿媳”,而陆才美在医院一待就是4个多月。随着苗挺龙病情逐步稳定,两个人的爱情也日渐升温。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婚后的生活是忙碌的、辛苦的,却又是无比幸福的。每天下班后,陆才美先接上孩子,再去接苗挺龙,然后买菜做饭,洗碗洗衣。平房没有自来水,陆才美每天要双手拎近400升水才够这一天所需。苗挺龙由于长期蹲守猫耳洞,落下了湿疹和胃肠病。陆才美到处寻医问药,慢慢地治好了他的顽疾。说实话,陆才美也常常感觉累,可看到一家人亲亲密密地在一起,听到丈夫和孩子们爽朗的笑声,她的心里就甜滋滋的。

  离开部队后,苗挺龙来到北京协和医院推拿中专班学习。为了尽快地掌握盲文,他吃了不少的苦。原来操枪弄炮的手上都是厚厚的老茧,触摸盲文很不敏感。苗挺龙就在水泥路上反复摩擦自己的手指,一直到把老茧磨掉,重新再长出嫩肉。正是凭着这种顽强的毅力,苗挺龙硬是攻下了23门近40万字的医学教材,掌握了医学基础知识和推拿按摩技术,获得中专毕业证书。

  1989年6月,苗挺龙学成后回到家乡,开了一家推拿按摩门诊。陆才美也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了按摩技艺,并考取了专业证书。夫妻俩共同经营着这间支撑全家生活的小店。

  最初,他们没有名气,门诊也没有人气。他们就免费为大家治疗,一做就是8年。这8年来,全家就是靠着陆才美的工资和苗挺龙微薄的补助在生活。儿子和女儿从小就捡亲戚、朋友、同事的旧衣服穿,更别奢望有什么玩具玩。从初中到高中,两个孩子吃肉的次数屈指可数,有时候一样菜能连续吃上两个月。孩子们也曾抱怨过为什么自己的衣服总是旧的,陆才美这样告诉他们:“衣服旧点没关系,干净就行。人没志气可不行,有志者事竟成。你们要向爸爸学习!”

  让苗挺龙和陆才美骄傲的是,在这种艰难的生活中,两个孩子长大成人了。如今,儿子已经研究生毕业,女儿正在上海复旦大学读研究生,明年也即将毕业。

  多年来,只要有病人来看病,不管什么时间,苗挺龙从来不会拒绝。推拿毕竟是个力气活,一做就是一两个小时。可无论多累,一听到患者喊“苗医师”,他的精神头就立马来了。工作间隙,陆才美也总是亲自上手给丈夫捏捏按按。苗挺龙不知疲倦、春风待人的样子,是那么高大那么帅气。

  1998年,不安于现状的苗挺龙又考取了南京中医药大学推拿大专班,最终获得大专文凭。他撰写的《急性腰扭伤76例临床报道》《颈肩综合征》等论文,在中央和省级专业杂志上发表;义务帮助近万名患者解除病痛、恢复健康。从义务治病到患者慕名而来,从单打独斗到带徒数十,从按摩技师到市残联盲协主席,从县级劳模到省级劳模,苗挺龙的汗水没有白流。

  “我无法像正常人那样去照顾家庭,所以我只有在医学方面做出点成绩,来回报为这个家倾心付出的妻子;只有用我的双手治愈更多的患者,来回报所有关心我们这个特殊家庭的人们!”苗挺龙如是说。

  有人曾这样问陆才美:“你嫁给一个盲人,为什么却说自己感觉到了最幸福的爱情呢?”

  陆才美笑着答道:“最幸福的爱情,其实就是接受和陪伴。我既然无法获得坐在爱人自行车后座上兜风的浪漫,那就让我体味带他穿越人海、领略四季的成就感吧。人这一辈子,有爱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一切!”的确,虽然没有生死契阔的约定,但苗挺龙和陆才美把物质并不富裕的日子,过成精神极其富有的生活,写就了最浪漫的事、最动人的诗。

  有首歌中这样唱道:“真正的男儿,你选择了风雨;痴心的女儿,我才苦苦相依。”苗挺龙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战争让他失去了双眼,而爱情又赐予他另一双眼。那如细雨清风般悉心照料、亲密陪伴他30多年的妻子,让他看见——这世界就在他眼前!(谢洪祥 胡国桥)

(责编:芈金、白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