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香港挂牌 > 军事 > 加拿大购舰计划或敲定英国26型 一因素令其脱颖而出

加拿大购舰计划或敲定英国26型 一因素令其脱颖而出

2018-09-20 19:33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句古董行业的老话,如今放在英国26型护卫舰身上也十分贴切。从2005年项目启动至2017年,英国BAE系统公司历经12载反复修改的种种努力终于收获了丰厚的回报:继2017年7月获得英国海军首批3艘,总计42亿美元的订单后,2018年6月又在澳大利亚海洋5000护卫舰项目招标中笑到了最后,获得了350亿澳元(约合263亿美元)的军售大单。最近又有消息传出,如不出意外,26型护卫舰将再下一城,赢得加拿大海军15艘护卫舰总计260亿加元的大单。

  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海军虽已沦落成一支区域性海上力量,但技术底蕴犹存,而且还不太放得下“大英帝国”的架子,坚持“国舰国造”并不令人意外。但在澳大利亚海洋5000护卫舰项目招标中,与26型护卫舰展开最后竞争的,是西班牙纳凡蒂亚公司的阿尔瓦罗·巴赞护卫舰的改进型、意大利芬坎提尼公司的卡罗·贝尔加米尼级护卫舰、德国蒂森克虏伯海事集团以F-125型护卫舰为基础开发出MEKO A400型护卫舰。在加拿大水面战斗舰竞标中,除上述竞争对手外,还有法国舰艇建造局集团的阿基坦级护卫舰、丹麦奥斯登海洋科技集团的伊万·休特菲尔德级护卫舰加入竞争行列。

  英国26型护卫舰缘何接连斩获军购大单

  以上各型护卫舰,都是欧洲各国最新军事科技的结晶。虽说国际军售的水极深,影响竞标结果的政治、经济因素很复杂,但在买方有充足挑选余地的情况下,中标方的产品至少在性能上能满足客户需求,还是一条基本底线。

  客户需求

  加拿大海军此次招标的目的,是寻求哈利法克斯护卫舰和易洛魁级驱逐舰的换代产品。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海洋5000护卫舰项目,主要用于替代现役的8艘安扎克级反潜护卫舰。据报道,确定建造护卫舰的厂商之后,将在2020年开始建造首舰,2020年代后期服役,计划服役至2055年。澳大利亚方面希望9艘护卫舰中将至少有6艘在澳本土建造,可至少为澳提供5000个工作岗位。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两国,共同点还真不少:都是英联邦成员国,如今一同混美国的“核心朋友圈”;虽然自身面对的现实威胁实际上都极有限,但都得为美国分担一部分防务“责任”。换句话说,它俩都是紧随在“国际警察”左右的“协警”;都是地广人稀、地理位置重要的资源国,并有漫长的海岸线和广阔的海上专属经济区;军队规模都不大。这种情况决定了,两国下一代护卫舰不仅要吨位大,延航力强,而且要在实现多用途的基础上更加侧重于反潜,能以有限数量的军舰满足更多防务需求。

  澳大利亚此前已经招标引进了3艘在西班牙阿尔瓦罗·巴赞护卫舰基础上改进而来,以区域防空为主要任务的霍巴特级驱逐舰,所以实际上对海洋5000护卫舰项目的防空能力要求没那么高。以这个标准衡量,各竞标方的优劣从一开始就比较明显。

  西班牙提案以F100为基础来修改

  定位差异

  德国蒂森克虏伯海事集团的MEKO A400型护卫舰,实际上就是F-125型护卫舰的外销型。F-125型护卫舰是德国21世纪海上力量的核心,是一款强调海上编队的协同作战能力、具备多层次区域防空能力、同时兼顾多用途的主力舰,是德版海上网络中心战的核心节点。其在德国海军中的地位,相当于45型舰驱逐舰在英国海军中的地位,伯克Flight Ⅲ在美国海军中的地位。因此在F-125型护卫舰上,德国人在全电力推进、隐身技术、集成天线技术以及新一代信息战系统技术等诸多领域拼命地堆砌最新技术,力图将其打造成当今世界上同等吨位军舰中的王者。就这个设计定位而言,对澳、加两国来说过于高大上了。要知道,这两国虽然在国际事务上颇为活跃,但实际上只有应付低烈度海上冲突的可能性。真要爆发大战,凭这两国的体量是万万承受不起的,势必请“国际警察”亲自出马助拳。因此F-125型护卫舰纸面性能越强,对澳、加两国越是浪费。

  西班牙纳凡蒂亚公司的阿尔瓦罗·巴赞级护卫舰,曾被称为F-100型护卫舰,其最新的衍生型号为F-110型。它本质上是在西班牙国力不足的情况下,硬生生将原本装备于8000吨级(标准排水量)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上的宙斯盾系统硬生生塞进6000吨级的舰体。“螺蛳壳里做道场”的结果,必然是处处局促,作战性能大打折扣。这种缩水版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根本顾不上,而且也毫无设计冗余量针对反潜需求进行优化。尤其是在澳大利亚已经采购了3艘基于F-100型护卫舰发展而来的霍巴特级驱逐舰的情况下,纳凡蒂亚公司居然还拿同一船型稍作修饰,又去竞标澳大利亚海洋5000护卫舰项目,只能说他们高估了“成熟船型”以及系列化生产所带来的生产、维护、使用上的优势。

  丹麦奥斯登海洋科技集团的伊万·休特菲尔德级护卫舰,是在阿布萨隆级支援舰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区域防空驱逐舰,安装了由泰雷兹公司提供的APAR相控阵雷达+SMART扫瞄雷达与配套武器系统所组成的防空作战套件。舰尾虽然安装了一套拖曳阵列声纳系统,但其底子是多用途支援舰,进行的是防空作战强化,反潜性能并不是重点。

  意大利芬坎提尼公司的“卡罗•贝尔加米尼”级护卫舰

  法国舰艇建造局集团的阿基坦级护卫舰,以及意大利芬坎提尼公司的卡罗·贝尔加米尼级护卫舰,其实都是欧洲新一代反潜/对地攻击FREMM护卫舰项目上出的“并蒂莲”。二者主要的区别是,阿基坦级为了节省成本,在性能上拼命地做减法。例如,阿基坦级选择了性格和性能稍低的泰勒斯公司大力神-S相控阵雷达,甚至反潜鱼雷发射管也从传统的三联装变成了两联装。卡罗·贝尔加米尼级护卫舰则仿佛不差钱般,拼命地在舰面上堆砌设备,以致于外观上和它的法国“兄弟”相比显得凌乱得多。在传感器方面,卡罗·贝尔加米尼级装备的是性能和价格更高一个档次的EMPAR多功能相控阵雷达。还额外加装了伽利略红外搜索与侦察系统和专用的避雷声呐。在武备方面,与阿基坦级只在舰艏有门火炮不同,卡罗·贝尔加米尼级舰尾部安装1门可提供近程反导防御的76毫米火炮,可发射特殊的弹道修正弹药,由NA-25X-P火控系统控制。

  作为22型、23型护卫舰的后续型号,英国26型护卫舰设计之初的定位,是一个模化块化、结构较为简单、运作成本低廉的平台,拥有良好的长时间海外部署与洋面监视能力,尺寸与适居性合理以满足长时间耐海需求,可前进部署,在必要场合展现海军的存在与力量,并担负防卫国土安全的责任。其大型直升机甲板能满足CH-47级别的重型直升机起降要求。舰体中部两侧和舰尾均有多功能任务舱,船尾开有跳板舱门,能依照任务需求选装拖曳阵列声纳、托曳式鱼雷对抗诱饵、特战部队快艇乃至水面/水下无人载具等,使其不仅能胜任反潜、对陆、支援两栖作战等任务,而且还具备自卫性质的水雷反制能力,通用性很强。

  虽然参加澳、加两国护卫舰项目竞标时,各舰型均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一些修改,但原始设计决定了其基本性能优劣及适用任务范围。这就好比商品房的基本框架决定了,后期装修哪怕再好,也难以改变各部分功能。若是要敲掉承重墙进行彻底改造,这个代价可谓不可承受之重。

  细节优劣

  就澳、加两国海军的需求而言,其下一代护卫舰动力系统不仅要求质量可靠、加速能力强、而且要求静音效果好。时下方兴未艾的电力推进,不仅能让船舶整体布局更加灵活,而且在降低船舶自身噪声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26型护卫舰动力系统采用1台与伊利莎白二世级航母相同的罗尔斯·罗伊斯MT-30燃气轮机、4台高速柴油发电机交替驱动2台电动机。MT-30功率36兆瓦,就技术含量而言,比目前各国海军广泛使用的LM2500更为先进。使用这套动力系统后,26型护卫舰最高航速达28节以上,续航力约7000海里/15节,自持力60天。

  2017年在澳洲展出的BAE提案是在26型护卫舰基础上修改而来

  F-125型护卫舰也采用了CODLAG综合柴燃电推进,配备1台20000千瓦LM2500燃气轮机和4台2900千瓦MTU 20V 4000 M53B柴油发动机,驱动两台4700千瓦发电机双轴推进。其全电力推进系统所需的辅助电力源,由4套燃料电池组提供。每组输出功率4.5兆瓦。在动力输出系统设计上,F-125型比26型更激进。它在舰艉配置了2个单台功率7兆瓦的SSP拉式螺旋桨吊舱作为巡航动力,舰体中部两舷下的2套双联喷水装置作为加速系统,单台最大输出功率为7兆瓦。这种将喷水推进系统和螺旋桨吊舱相结合的全新的COPAW动力方案,因为螺旋桨吊舱可任意变换方位角,因而省去了传统的舵机,并将赋予舰船更高的机动性,而且动力系统外置也为舰体内部腾出了空间。不过,动力系统外置将使其声、电磁信号难以加以抑制,虽然它能让F-125加速到30节以上,但实际上并不利于反潜,而且其可靠性成问题。

  阿基坦级和卡罗·贝尔加米尼级护卫舰的动力配置大同小异,可根据需要选用柴电燃联合动力装置或柴电燃交替使用动力装置。燃气轮机既可选用32兆瓦的LM2500-G4,也可选择34兆瓦的MT-30。主推进舱安置2台输出功率2.1兆瓦的柴油发电机。电力推进室位于主推进舱之后,2根轴由4台电动机驱动,每台2.2兆瓦。卡罗·贝尔加米尼级舰上使用燃气轮机提供动力时,这些电动机也能作为动力装置使用。相对于卡罗·贝尔加米尼级护卫舰装备的五叶可调螺距螺旋桨,阿基坦级装备的固定螺距螺旋桨灵活性欠佳但较为经济。

  阿尔瓦罗·巴赞级护卫舰采用的2台LM-2500+系列燃气轮机加2台Bazan-Caterpillar 3600柴油机的CODOG动力,各组成1套独立的推进单元并驱动双轴五叶片可变距螺旋桨,放在20世纪末无疑还是不落伍的,但在时下,尤其是在英、德两国的动力方案面前,不免显得有些落伍了。相形之下,伊万·休特菲尔德级护卫舰采用的4台MTU 8000 20V M70柴油机的柴柴联合的动力方式就更差劲了。其经济性虽好,但加速性却不及其他配置方案。

  德国海军F-125级“巴登-符腾堡”号护卫舰被退货,“德国制造”被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反潜、巡逻及多用途至关重要的航空作业能力而言,26型护卫舰能起降CH-47级别的重型直升机是一个很大的优势。F-125型携带的2架NH-90是中型直升机,反潜及巡逻效能是无法望重型直升机项背的。阿基坦级飞行甲板面积虽不小,但机库是按搭载1架NH-90或美洲狮直升机设计的。卡罗·贝尔加米尼级飞行甲板面积更大,机库被分隔成大小不一的两部分。可以搭EH-101、NH-90各1架,或2架NH-90。阿尔瓦罗·巴赞级护卫舰只能携带1架HS-23反潜直升机(F-105可兼容NH-90反潜直升机),这方面能力等而下之,还不如伊万·休特菲尔德级。因为后者可携带1架EH-101或MH-60R直升机。

  综合考量

  综上所述,26型护卫舰虽然不是竞标方案里最先进的,但在其研制过程中,英国海军对其定位明确、突出任务重点,在相关性能上有所取舍,坚持实用至上原则,没有一味追求前卫、创新,既降低了建造成本,也将研制风险压至最低。作为英国皇家海军的未来主力水面作战舰艇,26型护卫舰能胜任反潜、护航、支援地面作战、情报搜集、专属经济区巡逻等多种任务,在遂行人道救援、救灾、撤侨等非传统任务时也有较好的性价比。因而非常适合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需要。在这两家长达数年的竞标过程中,曾不止一次地传出“内定26型护卫舰”的“内部消息”。个中是非曲直暂且不论,仅就性能而言,26型护卫舰其实是最符合澳、加两国国情的。与其说是“内定”,不如说是它早早地“脱颖而出”。

  当然,26型护卫舰参加澳、加两国护卫舰竞标时,也针对客户需要对设计方案进行了调整。例如,英国自用版的26型护卫舰安装了40个发射单元的席尔瓦垂直发射系统,由2座密集阵前后分置充当近防系统。而加拿大版的26型护卫舰则改用了MK41垂直发射系统,近防系统也升级为2套拉姆,以便充分利用哈利法克斯护卫舰和易洛魁级驱逐舰的配件和导弹库存。澳大利亚版的26型护卫舰被命名为猎人级,它将安装澳大利亚自研的配备国产CEAFAR2轻型双波段有源电扫描阵列雷达,24联装打击长度(兼容战斧巡航导弹)Mk 41垂直发射系统,48枚海上拦截者(12管1坑4弹)舰空导弹。由此可见,26型的模块化设计和系统预留的冗余空间非常充足,进行此类改装其实工作量并不大。

  除此之外,一些性能以外的因素也对竞标结果有不小的影响。例如,澳、加两国在招标书中都要求进行技术转移和本土建造,中标方有义务与两国本土船厂结成合作伙伴,并对船厂设备设施进行翻新的技术改造。如此一来,势必要推高建造成本,压缩中标方利润空间,因此前一段,好几个参与竞标的厂商都公开报怨相对于所提条件来说,澳、加两国政府批复的项目预算实在是太少了。但对英国而言,这却并不存在什么障碍。从政治上说,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都是美英小圈子里值得“依赖”的“铁杆小弟”,对它俩的技术转移从无“危害国家安全”之虞。就经济而言,二者都是英联邦成员国,英国和这两国之间经济高度融合,产业转移早就在进行中。

  坚持要求技术转移和本土建造,是澳、加两国国情使然。实际上,澳、加两国蓝领的薪资水平在西方世界名列前茅,白领和科研系统的薪资水平在西方世界处于中下游水平,属于典型的脑体倒挂。由于违背市场经济规律,强行维持造舰产业链,加上超低效率和强势的工会,因此两国护卫舰项目招标都招出了天价。澳大利亚皇家海军海洋5000护卫舰项目以29.2亿美元的单价,打破了此前由沙特LCS保持的28亿美元单价的最贵护卫舰记录。

  即便如此,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却依然乐此不疲。是当真“钱多人傻”,“只买贵的,不选对的”吗?非也,从根本上说,保住本土造船业工作岗位,继而保住选票,是澳、加两国政府优先考虑的问题。哪怕由此付出额外的经济代价亦在所不惜。反正最终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且把蛋糕做大,利益链条上的各环节才有上下其手的机会。(作者署名:军事文摘/殷杰)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新浪网,凡署名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人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新浪军事:最多军迷首选的军事门户!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