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香港挂牌 > 财经 > 从跨界到聚焦,“科斯伍德们”在想些什么

从跨界到聚焦,“科斯伍德们”在想些什么

2018-11-03 09:53

从跨界到聚焦,“科斯伍德们”在想些什么

2018-11-02 10:28来源:蓝鲸财经补习/转型/股权

原标题:从跨界到聚焦,“科斯伍德们”在想些什么

10月9日,科斯伍德(300192.SZ)发布《关于签署意向性合作协议暨关联交易的公告》,公告中表示公司拟以现金加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龙门教育50.24%的股权。公司与龙门教育及其主要股东马良铭先生签署了《意向性合作协议》。

在本次收购前,科斯伍德已经持有龙门教育49.76%的股权,是龙门教育的控股股东。此次收购完成后,龙门教育将成为科斯伍德的全资子公司,是公司转型教育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科斯伍德不断割舍主营业务

在收购龙门教育剩余股权之外,科斯伍德还在进行其他一系列活动,表示着自己转型教育公司的决心。比如,拟结束三家油墨子公司的运行。分别是两家海外公司--法国全资子公司BrancherKingwood(以下简称“法国公司”)和下属波兰子公司BrancherCentralEuropeSp.Z0.0.(以下简称“波兰公司”);以及一家国内公司--连云港全资子公司江苏科斯伍德化学科技有限公司(一下简称“连云港公司”)的业务经营。此外,科斯伍德也拟终止在法国设立全资子公司。

停止连云港公司业务主要是由于国家环保政策和公司转型教育产业;结束这些海外业务主要是因为随着公司国内业务的融合发展,以及海外子公司劳动力成本、市场环境、运营效率等多种因素的影响,海外子公司与国内相比已经不具备比较优势,且在财务上持续亏损。

据公开数据表示,法国公司最近二年一期的净利润持续亏损。

波兰公司的净利润亏损额度呈逐年扩大趋势。

连云港公司的净利润虽然没有亏损,但额度呈下滑趋势。

科斯伍德原主营业务为胶印油墨,是胶印油墨行业率先上市的公司。但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环保政策愈发严格,竞争格局愈发激烈等因素,公司盈利能力受限,可以从下图中看出,2013年-2016年公司净利润变动幅度很小。2017年科斯伍德通过控股子公司龙门教育开展了教育培训业务。

(数据来源:Choice)

龙门教育在中西部地区有较高知名度。主营业务是面向复读生、初中高中学段应届学院提供全封闭补习培训、K12课外培训以及教学软件及课程销售,旗下品牌有龙门补习学校、龙门尚学、跃龙门育才科技。

据2018年中报显示,科斯伍德营收实现4.72亿元,同比增长114%;归母净利润实现7232万元,同比增长657%,这主要是由于龙门教育并表。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的机构投资者较2017年年底增加了11家,目前均为基金投资者。

科斯伍德董事长吴贤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指出,选择教育领域是因为教育是迎合消费升级的服务行业,市场空间非常大,相比100多亿的油墨市场来说,教育可能是万亿级别的。

多家双主业公司聚焦教育

不仅是科斯伍德,其他一些公司也在剥离原主业,聚焦教育。相较于之前“教育+”的双轮驱动模式,现在一心做教育似乎变得更加流行。

比如凯文教育和三盛教育均剥离了原主业,转型为教育公司。勤上光电也曾在2017年计划拟以13.5亿元出售半导体照明业务,但最后由于国内市场环境、经济环境和融资环境产生较大变化的原因,在2018年9月宣布终止。

凯文教育原名中泰桥梁,主营桥梁钢构业务,2013年净利润出现断壁式下跌,2015年净利润也仅有251.98万元。

也是在2015年,公司开始布局国际教育。2015年7月,中泰桥梁设立了全资子公司文华学信,之后通过文华学信展开了一系列教育行业的投资与服务业务。

2017年公司剥离了原有桥梁业务,集中发展教育板块。公司当前的经营模式为“K12实体学校+体育、艺术培训+营地教育+品牌输出”,据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营收实现8938.20万元,同比降低62.35%,主要因为上年同期收入包含桥梁业务数据;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为亏损5167.91万元。

三盛教育原名汇冠股份,主营业务原为精密制造业务。据汇冠股份总经理张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精密制造行业放缓以及竞争愈发激烈,使旺鑫精密的盈利能力远不及预期,而且旺鑫精密占据了上市公司大量的担保资源,限制了公司用现金或者杠杆融资方式扩张教育业务。2016年汇冠股份确定向教育领域转型,明确了打造智慧教育生态圈的发展战略。

2017年3月,汇冠股份完成了教育信息化公司恒峰信息100%股权收购;2017年12月,公司完全剥离了精密制造业务(将旺鑫精密92%股权出售给卓丰投资,交易价格为9.4亿元),2018年公司全面聚焦于智能教育装备和服务板块,并在2018年5月完成了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的变更。

为何愿为教育孤注一掷

2015年、2016年,教育行业迎来了并购潮,大量上市公司开始跨界布局教育领域,诸如“影视+教育“、”地产+教育“、”游戏+教育“的公司变得十分常见,比如捷成股份、天润数娱、皇庭国际等。但是随着科斯伍德、凯文教育、三盛教育等剥离原主业,押宝教育业务的公司的涌现,双主业并行的模式似乎不再如往日般火热,这些公司为什么愿意为教育业务孤注一掷?

首先这与教育行业的属性密切相关,教育行业逆周期且现金流好。其次,通过分析上述三家公司,科斯伍德、凯文教育和三盛教育的原主营业务中分别为胶印油墨、桥梁钢结构和精密制造,均为重资产的传统制造业,与之相比,教育属于轻资产且高毛利率。

对于这一现象,中央电教馆中移动项目专家马永纪向蓝鲸教育说到:“虽然现在很多教育业务都在赔钱,但是改成教育行业身份可能是在估值和题材赛道上占位置,为今后的资本运作做基础,另一方面就是教育赛道比原有赛道的运作空间大。”广证恒生教育分析师肖明亮对此表示,传统业务或多或少都会有经营压力,压制着整体业绩,而且市场对于教育业务会给予更高一些的估值。

由上述三家公司的状况可以看出,它们基本都是在原主营业务面临困境时,才开始并入教育业务,虽然有的公司业绩出现好转,但并不是简单并购、扩张就能将教育公司做好,比如凯文教育,据2018年中报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仍处于大幅亏损状态,如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找到盈利点是公司在转型之后必须要解决的问题,此外,对于这些刚转型不久的教育公司而言,管理层在学校运营管理方面的能力以及对教育的认知也很重要。

不过可以看出的是,未来A股将会出现越来越多纯正的教育标的,俞敏洪也曾预言未来教育领域的上市公司将是任何领域中最多的,每家上市公司都会占据教育的一个垂直领域、一个方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